有留意香港掌故的朋友,或者歷史的愛好者,相信對丁新豹博士不會陌生。丁先生是前香港歷史博物館總館長,經常帶領古蹟導賞團細說歷史故事。

適逢三聯書店出版《九龍城寨簡史》,丁新豹博士、鄭德華博士,帶領一次九龍城古蹟導賞,揭開昔日三不管地帶的神秘面紗。SportiHealth向來致力推廣健步行,故將今次路線和景點紀錄,供各位按圖索驥,多走幾步之餘,也能增添幾分趣味。

路線簡介(5KM)

鶴園北帝廟->海心公園->宋王臺->聖公會聖三一座堂->上帝古廟->樂善堂->九龍城寨公園->侯王廟

鶴園北帝廟
九龍城一個小小的區域,在歷史上出現過三座北帝廟,分別是鶴園北帝廟、露明道上帝古廟、九龍城道上帝古廟(已消失),相信與南宋末裔趙昺流亡香港的事件有關。丁新豹博士指出,有一說法認為上帝即是北帝,北帝即北方來的皇帝之義。元朝時,為了避開政權的聯想,稱之為上帝。這座位於北拱街、馬頭圍道交界的北帝廟,曾兩度搬遷,現址建於1929年,於2005年重修,廟內尚存一口光緒十九年(1893年)古鐘,與北帝一起拱衛九龍城至今。

海心公園
丁新豹博士介紹的路線,原本不包括海心公園,不過順路就加入這一站。60年代之前,海心公園本來是個小島,島上滿佈巨大的怪石,包括魚尾石和海心石,並有海心廟一座,供水上人祭祀。據說海心石是塊姻緣石,情侶在這裏坐過之後,姻緣就會成就。不論巨石是否擁有神秘力量,島上還有遠近馳名的海鮮檔,吸引不少人乘坐街渡到此遊樂。今日大眾已經忘掉這段前塵往事,海島早與陸地相連,就連遊人都由漁民、情侶變作大媽。

海心公園還留下不少巨石,魚尾石上有小篆刻字。至於海心石,公園沒有指示,筆者幾番向老街坊求問,才得知是哪一塊。(提示:島的南面,斜倚海邊,石下能坐6-7人,未有著落的單身寡仔,機會來了。)

宋王臺
相信大家都知宋王臺的來歷,卻未必知其在歷史上的音義。丁新豹博士介紹,這裏涉及香港史上第一次文物保護。19世紀香港的採石業興盛,尤其九龍一帶,即使貴為「聖山」,也難保被鑿掉的危機,香港首位華人爵士何啟,在立法局提出保護的動議,故有1899年的《保存宋王臺條例》,宋王臺巨石和「聖山」得以保存。其次,這座「聖山」還未填海時,是海岸線上一座35米高的小山丘,臨到頂上巨石觀望,應該頗有氣勢,士紳相信這裏存有「帝王之氣」。清朝覆滅後,「王氣」吸引清朝遺老聚集。當時忠於清朝的士人當時有三條出路:自盡、出家、到非民國治下的商埠。宋王臺就成為眷戀前朝者的聚會場所,他們留在這裏憑弔、寫詩,其中一位著名的是「九龍真逸」陳伯陶,他是光緒進士,曾於殿試考取探花及第,天崩地裂之後來港,獨要留在九龍城。丁新豹笑言來日沙中線宋王臺站使用之後,大家也可到該處憑弔一番。


經過日治時期之後,巨石被炸了,後來聖山也遭港英政府移為平地,由殘石中切出的宋王臺石碑,1960年被安放於現址。

聖公會聖三一座堂
聖三一座堂在宋王臺旁邊,是九龍半島首間華人聖堂,如不細看,還以為是中式廟宇。這外貌是1936年第三次建堂的結果,按聖三一座堂的歷史記載,第二次建堂是典型的西式教堂模樣。為何有這種轉變?丁新豹博士指出,這種建築風格是時代產物。當時五四運動席捲全國,後來在文化層面更爆發科玄論戰,加之民族主義思想勃興,因而發生「非基運動」,基督教備受攻擊,就連相對保守的香港也受到衝擊。當時的聖公會主教何明華會督(Ronald Owen Hall,1895年-1975年),要求香港興建教堂,就要像廟堂,所以同期在銅鑼灣興建的聖馬利亞堂,也是中式風格。


如欲內進參觀,必先致電聖堂預約:27135221

另一方面,20世紀初是九龍發展旭日初升的時間。啟德是九龍矚目的地產項目,帶動九龍城的中產華人聚集,當中不少人接受西方信仰,這座中式教堂,正好合乎當時居民需要。相對在西北面九龍塘,也是大地產項目,英國人、歐洲紳士、高等華人看中該處,規劃為「花園城市」,所以街名盡是歐洲名字:牛津道、金巴倫道等等。九龍塘的聖德肋撒堂興聖三一座堂同期興建,卻保留歐洲建築風格,由此可窺見天主教和基督教在華發展的對比,與及面對大潮流中的取態。

上帝古廟
上文提及的另一座北帝廟,位於露明道聖德肋撒醫院旁邊,名曰上帝古廟。按天文台台長岑智明及兩位朋友的考證,此上帝古廟在1921年由馬頭圍村搬遷過來,後來政府徵地,馬頭圍村消失,廟宇失去香火奉獻,戰時終淪為頹垣敗瓦,只剩下石門。傳說宋帝逃難時有遺民在九龍城建設二王殿村,這上帝古廟是否與二王殿村有關?這是香港歷史一個未解之謎,要後來者努力。

離開上帝古廟往北進入九龍城,就是最多好野食的地方。這一帶是由城寨門外發展出來的墟市,並有一條通往海邊碼頭的九龍街,是從水路進出寨城的必經之路,所以聚來大批商人、店鋪,各式商店包括中藥、海味、石匠、鐵匠、裁縫、茶樓、酒館、鴉片煙館、賭檔。儘管九龍街消失了,但只要細心觀察,遊人可發現九龍城依然存有昔日巿集遺風。

圖文: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