圖文|Wing(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)

在啤酒節期間,不少香港人大飲特飲,大口大口食肉腸!

你覺得「慕尼黑啤酒節」會看到很多德國人?That’s nono!不如就等「~瘋人鋒語-德國工作假期後的世界流浪~」專頁的阿鋒說說他眼中的德國。

前職中文老師的阿鋒曾經到過一年德國工作假期,他亦有將自己的經歷在網誌與專頁分享,今次就請他分享一下在德國的生活點滴。

在2010年的時候,80後的阿鋒就到過北京唸書,當時他覺得一個與香港相隔4小時機程的地方,人們生活的方式已經有如此大的分別,如果說的非華語,像歐洲這樣的地方,又會怎樣呢?「當時剛剛流行工作假期,就有一個這樣的念頭,當時就想儲儲錢去歐洲,然後就慢慢一步一步地成真,於是就到德國那邊工作假期。」

阿鋒說當時在歐洲能夠工作假期的地方就只有兩個,愛爾蘭與德國。與其去一個孤島,不如去四通八達的德國。那你會德語嗎?「不會啊,亦沒有學。」阿鋒笑言自己英文也不是很在行,反正語言都不通,到那裡工作假期都沒所謂,就直接到有香腸與啤酒的德國。

去到德國,未免會有思鄉之情,這個時候就唯有煮個叉蛋飯食。

申請容易 難獲家人支持

聽阿鋒話,申請德國工作假期可謂很容易,只需要在適當的時候交到申請表。何謂適當的時間呢?其實每年的七月當地也會Re-new一次名額的,「當時我是13-14年去的,名額就150個,由當年的七月一日起,先到先得,你只要交齊他要求的文件,例如銀行戶口、有一定金額的歐元,由數千元港幣起,唔算很多,交你到當地的行程就可以。」

申請容易,出走難。所講的是有離開的那一份決心,經濟狀況與家人的支持,可謂重要的影響因素,阿鋒認識的人裡有的為了養家,抽不了身,錯失三十歲前去工作假期的機會;有朋友是家庭支柱,自己想去唯有狠起心來,把一年的家用與及自己到德國的生活費都儲起來,讓家人知道這個消息後無力反駁。

至於,阿鋒他就自言是個幸運的人,因為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經濟能力,亦會得到家人的支持,「當時打算辭去老師一職出走一年,他們都話男兒志在四方,見識一下這個世界是好事,非常贊成我這樣做,他們甚至問我會否在那邊唸兩三年書再回香港。」在他出發前的凌晨,爸爸都讓他別擔心,「你不需要擔心家裡任何事,有什麼想做就去做,家裡有我跟哥哥撐住。」

 

找不到Hostel,只是阿鋒遇到的第一個困難,找房子等的問題不停湧過來。

解開到埗的迷茫

剛到埗德國,阿鋒馬上遇到困難,「第一次去歐洲,完全人生路不熟的地方,感覺是香港的common sense在那邊是用不著,好像簡單如過馬路與在地鐵站找路一樣。」他記得當時初到慕尼黑中央車站,才驚覺當地的車站出口沒有像香港的,分A、B、C、D等的出口,不會知道各個出口會通往哪兒,「我當時真的呆了,如果懂得行的話,從住的地方來往車站是5分鐘之內的事,結果我最後走了半小時,因為不知道什麼方向,當時未能上網,變相要到處問人,請他們幫我忙用Google Map找才知道。」

在附近的咖啡店坐,可謂阿鋒的日常節目之一。

新來乍到就馬上遇到挫折,當然會迷失,「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去德國,自己一個人很頹,在柏林的時候是完全找不到工作與房子,長期留在Hostel裡面等消息,唯有寫Blog做寄託。」幸好後來阿鋒慢慢認識同樣在當地工作假期的香港人,有了不少朋友、熟悉了環境,開始享受當地的生活。

幸好住了一兩週Hostel後,他就找到不用4000元港幣,有露台又有美景的房子,可謂塞翁失馬,焉知非福。

計劃趕不上變化

就算在德國工作假期,每個人的模式都可以很不同,有人喜歡一年留在同的地方,有些人為了一份工作而到一個城市生活,亦有人喜歡到不同的地方,覺得不適合自己,就馬上計劃到下個地點,阿鋒就正正是後者。

阿鋒說德國工作假期的朋友仔就好像一個同學會,有分年度數,在異鄉相處過一段時間,所以都非常熟稔。

他到步的時候,再過幾週,就是慕尼黑啤酒節,早已有一盤計劃,那時候剛好有朋友自駕遊德國,並邀請阿鋒與他同遊東歐。於是阿鋒就啤哂節玩樂幾天後,就跟朋友遊東歐;朋友回港,他就繼續在那邊玩了一個月,回到慕尼黑,覺得悶想要轉環境,於是就轉到柏林去,「我們這些工作假期的人有一句說話,就是『計劃趕不上變化』,無論怎樣計劃也是會有變的,所以不會執著太多,有變的話,就順著去,最重要是不違背當初出發的目標。」

德國打工記

「先享受,後工作」是今次德國工作假期的計劃概要,怎能只有玩樂時間呢。

在慕尼黑,阿鋒曾經到過球場與球迷一起慶祝。

打工亦是很重要的一環來著,不過不會德語,又要如何找工作?

阿鋒講到除非你有專業技能(好像IT、設計等)、懂得其他國家的語言,或者是經常要講英文的工作如接待遊客的酒店業,否則不懂得德語,就要在言語不通的情況下都做到的工作,好像Babysitter、或者是一些華人的家庭教師,可是前者多數只請女孩子、後者阿鋒又自言不夠內地的朋友搶,就只能用其他方法。

預先找到工作這回事,非常少有,多數都是上網,到論壇或者Facebook找工作,或者每家商戶都拍門,兩者效率都不高,所以最好都是有朋友介紹。

阿鋒說到按摩師其實是當地一個較為普遍,待遇亦不錯的工作,不過僱主未必會願意請工作假期的朋友仔,因為工作需要事先培訓,若果朋友仔突然辭職,就會浪費培訓的心血與時間。

在柏林,他做過四份工作,有服裝店助理,亦包括待遇不錯的中醫藥店按摩師,來自Facebook組群,「負責人見工時,他因為我不是女生,所以很驚訝,當時我就心想:難道是『邪骨』?當時他見到我一臉疑惑,就馬上解釋,是因為客人多數是女人,怕他們未必接受男按摩師,這家是正經的按摩店。」幸好多數女客人都不拒絕男性按摩師,才令阿鋒找到做過最長一份工。

裝扮起來,就算阿鋒只有幫女朋友按摩過,看起來都像個經驗老到的按摩師。

其實當時阿鋒只是接受了中醫師三小時的訓練,就成為按犘師,雖然偶爾也遇到因為阿鋒不懂得德語而「黑口黑面」的客人,但多數遇到的客人都很好,就算不懂得英文,他們都會很熱情地對待阿鋒,所以在他眼中這個國家的人都相當友善。

阿鋒說到啤酒在當地真的貴過水,到火車站或者超市買,可能要一個半歐元,但你去買較平的啤酒,大概就是50到90 CENTS左右。

想像中的 vs 現實中的德國人

普遍香港人眼中的德國人,是啤酒當水飲,粗豪又霸氣;現實中的確他們是愛飲酒,不過他們原來是整潔又克制,「他們是很喜歡乾淨,著重整潔,地上不容許有一粒灰塵、爐頭在煮食過後要馬上抹到『閃令令』,廁所的所有水漬都要抹乾淨,他們是非常仔細的民族。」

以為在德國街頭經常會看到醉漢?看來要讓你失望了,「他們日常飲酒很少醉,就算醉酒都很有禮貌,與日本人有些相似,都是比較克制,被規則所規限,但拘謹都會有釋放的時候,好像在大時大節的時候,他們會狂歡,甚至飲醉酒,好像除夕夜與當地舉行世界盃,到處有人飲醉酒,他們甚至會爬上電燈炷,當時你就會看到他們瘋狂的一面。」阿鋒說到。另外德國人少有參加啤酒節,多數都是外國人參加。

普遍在大時大節,你才會看見德國人發酒瘋,其他時候他們都相當克制,不知道剛過去的萬聖節,又有沒有到處醉漢呢? 

你覺得德國人每天都吃香腸,但如果我告訴當地有10%或者以上的人是茹素,你又相信嗎?「素食在德國是非常流行,問他們為什麼,他們話有很多數的原因,多數人可能純粹覺得對動物來說很殘忍。」

若果他們離開德國最想念的並不是香腸,而是麵包,「其實他們對自己的麵包,感到相當自豪,而麵包多數是由黑麥去造成,他們多數都會買一堆麵包回家,有需要吃才再切,烘來吃。」

德國每一個地方都有自己的特色,相比慕尼黑,阿鋒更喜歡柏林,即使在當地住了三個月,每天都仍然有新鮮與及精彩的地方。

然而阿鋒說到無論是什麼食物,德國人都喜歡「鞋烚烚」的質感(質地粗糙)的食物,多汁又滑的東西他們是不喜歡,所以他們的麵包豬扒和雞是乾過人,所以在當地雞胸是比雞腿與雞翼貴。

阿鋒講到他覺得德國每一個地方都有自己的特色,好像慕尼黑是特別整潔又有規律,而柏林就自由、率性得來又有點藝術感。他說到德國對他來說,改變非常大,「不是話言語能夠講到,學到的事已經融入我身體,個人隨遇而安,更自在,少了份執著。」他說到希望在自己變化大一點之時,再回去,希望有一種衣錦榮歸的感覺。

時機成熟之時,大概阿鋒會再回去德國,看看這改變他很多的地方。

~瘋人鋒語 - 德國工作假期後的世界流浪~
Facebook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Garcia.in.Germany/

編輯:W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