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:Leo
    
《猿人爭霸戰》系列,幾經第一集《猩凶革命》和第二集《猩凶崛起》越戰越勇,來到今次第三集《猩凶巨戰》(WAR FOR THE PLANET OF THE APES),是三部曲最後壓軸一章。人類與猿人關係惡劣對峙加劇,凱撒所領導的猿人族,不斷受到冷酷無情的人類軍官(活地夏里遜)打壓。求生若渴,猿人族被迫反擊,但長期抗戰令牠們元氣大傷,形勢急轉直下。向來跟人類熟絡的凱撒,開始與自己內心陰暗面角力,密謀向人類展開報復!猿、人雙方全面慘烈迎戰,這致命一擊,將決定各方以至地球的命運。最後誰來主宰世界?
 
電影《猿人爭霸戰》第一集於2011年上映,第一季主要講述猿人的誕生。而第二季相隔三年後,即是2014年上映,卻講述人類與猿人戰爭的起源。今日,就再次上映第三集。若是有追看這套電影的觀眾也會有一種感覺,我們會十分同情猿人的遭遇。
    
在電影中,我們可以看見人類為了自己的利益,對猩猩的無情。例如在第一集,人類為了研發治療人類腦退化症而利用猩猩作實驗,當實驗被終止時,人類就會對實驗品(猩猩)進行無情的屠殺。
    
人類一直也有一個觀念,因為我們是在這地球上最有智慧的生物,所以我們可以操縱其他生物的生命。但當是非我族類,但卻聰明過人類的話,人類就會自然地對牠們產生畏懼,進而採取行動。正因為這個想法,才會產生出很多外星人入侵地球的科幻電影。這套電影,人類的敵人卻是自己所製造出的猿人(APES)。
   
以下有劇透。
 
 
在電影的一開始,凱撒的妻子和長子就被人類的軍官殺害了。一直希望和人類和平相處的凱撒卻從此對這個軍官產生了仇恨,踏上了報復之路。在此時,作為觀眾的我們,我們會十分同情主角凱撒的遭遇。我們知道任何事都以暴力的方式去解決不是明知的決定,但我們也會知道對一個人充滿怨恨的感覺是怎樣。所以我們會十分支持凱撒的做法,去殺害與我們觀眾相同種族的人類。
      
凱撒在前往軍隊駐守的地方時,發現了一名生病了的女孩,她失去了說話的能力。而在劇情的帶領下,凱撒去到了軍官駐守的地方,而凱撒也被捉了。凱撒與軍官的對話中,凱撒表達出只是希望與人類和平共處。但軍官卻道出為何要屠殺猿人的原因。因為令到猩猩進化為猿人的藥物已經在人類中產生了一種病毒,令人類失去了語言能力,慢慢地就會退化成沒有思考能力,最後就會如未進化的猩猩一樣。所以軍官為了拯救人類,不惜去屠殺猿人,甚至殺了患了此病的唯一一個兒子,阻止病毒的散播。他深信這是拯救人類的正義。
    
大家知道,凱撒其實是由人類養大的,而在第二集中,它的妻子也曾被人類所救。所以凱撒並不是一個極端主義者,認為所有人類也是壞人。它的內心,除了愛自己的種族猿人外,也很愛人類。此刻聽到軍官屠殺猿人的原因是為了人類的未來,它內心是十分難過和矛盾。但是凱撒知道自己是猿人的領袖,所以他必定要站在猿人的一方,沒有可能為了人類這個種族而放棄自己猿人的種族。這就是凱撒的正義。
    
 
作為觀眾的你,又會有什麼感受呢?軍官的無情,其實是在捍衛衛着人類的存亡。作為同族的我們,我們是否應該要支持同族呢? 觀眾雖然知道了軍官屠殺猿人的原因,但可能大部份觀眾也會支持凱撒的立場。 因為在電影中對人類的描述是邪惡、醜陋、欺侮弱小的猿,所以這些也是人類該有的報應。但是如果多想一層, 如果這件事真的發生在現實中,我們的想法又是否180度地改變?所以其實正義有沒有客觀的標準?其實是沒有的,只是大家的立場不同,所以才會產生出不同的正義。而因為大家也堅守自己所持有的正義,耳朵不肯聆聽其他人的立場,最後才會引發彼此對立的一面。這個情況,在現今的香港社會中卻是顯而易見。建制與非建制間的矛盾,社會出現前所未有的撕裂,也是因為不同立場的人希望將自己的道德觀強加於他人身上。
 
 
在我們成長路途中,我們會因為受到身邊的環境所影響而慢慢地建立出自己的價值觀。軍官認為人類變蠢,猿人變得聰明,最後人類會變成猿人的奴隸,人類會被猿人統治。其實這個觀念的建立,與人類成長的背景有着密切的關係。例如很多國家都會有動物園,而動物園中也許會有猩猩的存在。但試想想,人類退化到像猩猩一樣,當猿人統治着這個星球時,人類的命運會否像動物園的猩猩一樣呢。答案是不確定的,但是因為軍官認為人類之所以可以成為地球上的霸主,全是因為人類有所有生物沒有的獨特智慧與感情。所以人類可以掌控其他生物的命運。但若然猿人取替了人類的地位,在軍官的道德觀下,他會認為猿人會像人類統治其他生物一樣,這樣般無情。所以他不會相信凱撒只想和人類和平相處的願望。因為軍官深明有着智慧的人類,是用什麼態度對待其他物種。
   
但是人類又是否真的是這樣般的醜陋?其實不是的,導演特登安排了一個小女孩就是希望表達出人性本善。這個小女孩就如一張白紙一樣,你灌輸甚麼,她就會給收甚麼。她受到猿人的照顧,所以可以與猿人和平相處,沒有隔閡。這個小女孩告訴觀眾若然大家放下各自原先所設有的立場,其實反而會看見「中庸」的希望。
 
編輯:Stacy